主頁 > 新能源 > 正文

蔚來尋求產業融資背后:地方政府新能源投資熱降溫?

來源:網絡整理 時間:2019-10-24 03:47瀏覽量:

從2015年前后掀起的中國新能源汽車投資狂潮似乎正在退去,但仍有很多城市在為成為新的汽車城而努力。

股價一路下跌的中國造車新勢力第一股蔚來汽車,渴望新的融資來緩解巨額虧損所帶來的資金壓力,增強投資人和股民的信心。曾經作為最具融資能力的造車新勢力蔚來汽車,上市后市值一路向下如今已經面臨著“1美元退市”危機。

蔚來尋求產業融資背后:地方政府新能源投資熱降溫?

目前,蔚來汽車獲得新融資的更大可能性或許來自政府產業引導基金。10月14日,有媒體報道稱,中國造車新勢力蔚來汽車正與浙江省湖州市吳興區洽談超50億元的融資意向,并將落戶一個年產能20萬輛的工廠。

10月16日,針對該消息浙江吳興區委宣傳部作出回應,“洽談過,但無意向性協議。鑒于評估風險過大,已停止進一步洽談。”

值得注意的是,這不是蔚來汽車第一次與有政府背景的地方產業資本談合作。今年5月,蔚來汽車曾透露亦莊國投的100億融資計劃。不過,截至目前,蔚來方面尚未透露該合作是否取得實質性進展。

不過,在業內看來,政府及產業引導基金對于投資新能源汽車的態度正變得更加謹慎,對于產業投資的風險會有更加全面的判斷。一直因為燒錢、虧損等消息而處于風口浪尖的蔚來,想要通過從地方政府獲得資金支持,并不容易。

值得注意的是,各方對于中國造車新勢力的投資熱情回歸冷靜,由BAT等領銜的互聯網巨頭、VC、私募等資本力量不再如前兩年般追逐新的汽車制造公司,投資目光已經轉向了新能源和智能網聯產業上游。

在造車新勢力的銷量還沒有成長起來之前,他們會經過較長一段的“燒錢”期才能達到盈虧平衡,這個過程中需要持續輸血。不可否認的是,融資幾乎是一個造車新勢力生存的本能,也是最重要的生存技能之一。

雖然,今年以來外界對造車新勢力的質疑從未間斷,但是仍有不少造車新勢力得到了地方政府的支持,不過,行業的各個參與方都在變得更加謹慎。

擁抱地方資本利與弊

在過去的一兩年,可以很清楚地感受到造車新勢力融資環境的變化。在2017-2018年間,中國誕生的近百家造車新勢力在一級市場展現出極強的吸引力,每兩周甚至每周都會有一家公司宣布融資成功的“好消息”。但是,今年以來,公布新融資的企業已經明顯減少。

“從融資角度來說,現在資本的來源跟以前不一樣了,兩三年前很多VC、國際資本、私募以及凈資產比較高的個人都在追逐新能源汽車的投資機會,現在機構資本相對比較小心謹慎,國內人民幣的基金比以前也要謹慎很多。”10月18日,小鵬汽車總裁顧宏地在首屆新能源汽車資本論壇上表示。

與此同時,頭部效應越來越強,長尾逐漸消失,融資聚焦度非常高,只有幾個頭部企業才能吸引融資。

此外,資本市場也在重新評估造車新勢力的價值。“現階段融資的估值和以前相比有很大的調整。過去融資的過程,每次融資都要翻倍或者漲多少,現在大家對估值的期望更合理一點。”顧宏地表示。

這樣的背景之下,造車新勢力想要找到適當的融資渠道變得更具難度。在過去的一段時間內,許多地方政府對于新能源汽車具有極大的熱情,不少地方也曾通過產業引導基金,來吸引造車力量。

此前已有多家造車新勢力獲得了政府產業基金的融資。比如,合眾新能源完成的B輪30億元融資,由政府產業基金領投;銅陵經開區和奇點汽車之間也有著合作;2019年5月,江西省發展升級引導基金出資3億元,專項投資于愛馳汽車,用于該公司產能30萬臺新能源電動汽車的上饒廠房車間和生產線建設,以及新車型的研發和全國門店布局。

“汽車產業的產業特征和現在說的VC、初創性的資本在結構上并不十分吻合。因為汽車產業在產業初期就已經投入巨大,風險性也是巨大的,它跟一般認知上的VC是不一樣的。”10月18日,威馬汽車CFO張然對21世紀經濟報道記者表示。

在他看來,造車新勢力想要成功,離不開地方政府的支持。地方政府的參與模式,也從傳統的給地、給資源來換取投資,發展到資金技術的對接。

“要想在中國做汽車產業的工作,我們要跟國家的產業政策和地方的產業政策深度地吻合、深度地對接。地方政府也有很強的意愿希望發展地方經濟,有包括產值、就業、稅收等方面的訴求,這和純資本的訴求是不大一樣的。”張然告訴記者。

對于造車新勢力而言,獲得地方政府資本的投資,相當于和地方政府有了更加密切的戰略合作關系,從而為其在當地的發展以及產業鏈布局提供便利。

不過,對造車新勢力而言,也將面臨一些權力的制衡。為了減少投資風險,政府資本往往在投資中對于公司的主導權和話語權有著一定的要求。

友情鏈接:
  1. 廣州熱線
  2. 中國農村共青團
25选7第38期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