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頁 > 電力動態 > 正文

起帆電纜采銷數據異常 關聯擔保背后隱含風險

來源:網絡整理 時間:2019-10-23 08:13瀏覽量:

報告期內,起帆電纜的營業收入與財務報表披露的現金流量、應收款項等數據若從財務勾稽角度分析,均存在不匹配現象。除此之外,在企業經營中,起帆電纜在資金方面還存在較大壓力,雖然公司大股東在其融資過程中予以了關聯擔保,但其背后隱含的風險卻是需要警惕的。

上海起帆電纜股份有限公司(簡稱“起帆電纜”)主要生產電力電纜和電氣裝備用電線電纜,長期以來由周供華、周桂華、周桂幸兄弟三人控制,在經歷了二十多年的發展,如今公司也走到了IPO的節點。從起帆電纜近日發布的招股說明書申報稿來看,公司擬在上海證券交易所公開發行5000萬股新股。

值得注意的是,報告期(2016年至2019年1~6月)內,起帆電纜的營業收入與財務報表披露的現金流量、應收款項等數據若從財務勾稽角度看,均存在一定的不匹配現象。而在企業經營中,因企業發展需要,起帆電纜在資金方面存在較大的壓力,雖然期間使用了各種辦法融得資金,特別是周氏三兄弟的關聯擔保起到了很大作用,但一旦企業獲批上市后,這種關聯擔保背后是否會存在間接互保、連環擔保或者暗保的風險,卻是需要警惕的。

營業收入數據存疑

招股書披露,起帆電纜在報告期內每年度的營業收入規模均超過了30億元,在這個收入規模之下,理論上,公司財務報表中應有相應規模的現金流量等相關財務數據對其予以支持,但是《紅周刊》記者分析其財務數據后發現,起帆電纜營收方面數據是存在一定異常的。

招股書披露,起帆電纜2019年1~6月合計錄得營業收入34.38億元,其中來自國外的銷售收入有0.28億元(如表1所示)。一般情況下,我們只需要考慮剔除國外收入之后的那部分收入的增值稅問題。因此,以今年上半年前三個月按16%稅率,后三個月按下調之后的13%稅率計算增值稅情況,則其銷項稅額達到了4.94億元。進而也推算出,2019年上半年含稅營業收入達到了39.32億元。

同期,合并現金流量表顯示,起帆電纜上半年“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有31.91億元,在剔除預收款項新增569萬元影響后,與39.32億元含稅營業收入進行勾稽,則有7.47億元含稅營業收入未能收。理論上,這將在財務報表中的資產負債表中體現為相同規模的應收款項新增。

在起帆電纜的合并資產負債表中,2019年6月末,起帆電纜的應收票據有0.31億元、應收賬款有10.53億元,兩者合計形成的應收款項金額達到了10.84億元。同期,起帆電纜還有0.95億元的壞賬準備。因此,在綜合核算后,今年6月末的應收款項余額達到了11.79億元,與年初10.55億元應收款項相比,新增了1.24億元,很顯然,這一結果與理論增長值相差了6.23億元,即有6.23億元的含稅營業收入既沒有收現,也沒有體現為應收款項增長與之相匹配。考慮到招股書中并沒有具體披露票據背書等可能影響因素,因此這就讓人無法理解這6億多的收入是從何而來的。

同樣的方法去進一步去分析2018年、2017年的營收情況,可發現這兩年的差異情況更為明顯。

2018年,起帆電纜營業收入為63.23億元,剔除0.65億元的國外銷售收入免征增值稅,以及2018年5月1日稅率從17%下調至16%的影響,則推算出2018年全年含稅營業收入為73.45億元。同期,公司“銷售商品、提供勞務收到的現金”為59.42億元,預收款項增加了0.42億元。從財務勾稽關系來看,還有14.44億元的含稅營業收入未能收現,理論上這將在財務報表中體現為應收款項的新增。

可事實上,2018年年末,應收票據有1.86億元、應收賬款有7.98億元、壞賬準備有0.71億元,10.55億元合計金額與上一年年末相同項目的合計金額10.19億元相比較,僅出現了0.37億元增長。很顯然,實際債權的新增金額遠遠小于理論增加值,也就是說,還有14.07億元的含稅營業收入并沒有獲得現金流和經營性債權的支持。

同樣的分析邏輯,2017年也有12.64億元差異。

起帆電纜在招股書中披露的收入數據在近兩年半之間連續出現巨額的勾稽關系異常,又沒有披露其他可以對此形成解釋的信息,如此情況實在令人懷疑其持續增長的營收數據是否真實。

起帆電纜采銷數據異常 關聯擔保背后隱含風險

關聯擔保舒困資金壓力

值得注意的是,除了現金流量跟同期營業收入不相匹配之外,在招股書中,我們還發現起帆電纜在資金方面也是存在較大壓力的,雖然使用了各種辦法進行融資,但效果并不理想。

招股書披露,起帆電纜報告期內的營業收入雖然持續增長,但其實現的利潤表現卻未能同步,比如在營收有明顯增長的2018年,其營業利潤、凈利潤均出現了下降(如表2所示),這意味著,起帆電纜是典型的增收不增利。

友情鏈接:
  1. 廣州熱線
  2. 中國農村共青團
25选7第38期开奖结果